page contents So-Klose® | The Leading Personal Introduction Agency and Executive Dating Site for Chinese Singles

SO KLOSE 緣來這麽近

Log in

[智經研究中心] 挺身而進 女性擔起半邊天

12 May 2015 7:48 AM | Anonymous

挺身而進 女性擔起半邊天

2015-05-12 18:14:17

AAA

        在一段兩分多鐘的短片尾聲,希拉里·克林頓自信說出「我要競選美國總統」,若果成功,這位前總統夫人、前國務卿將成為美國第一位女性總統。[1]同樣在上月,台灣民進黨正式提名該黨主席蔡英文參選下屆台灣領導人。民建聯亦在上月選舉領導層,由李慧琼接替譚耀宗出任主席,成為該黨成立23年來首位女主席。

        在現今男性不再獨尊的年代,大洋兩岸以至全球範圍,不時出現首位女總統、首位女主席、首位女CEO,女性領導者似乎不再罕有。

商界政壇 女性高層漸多

        香港職場推崇性別平權,如今私營企業的高級管理職位中,超過三成由女性擔當。據非牟利機構社商賢匯的調查,恒指成份股企業所有董事席位中,女性佔11.1%,且自2009年開始調查以來首次升至雙位數。[2]政府公務員隊伍中,女性首長級人員數目亦由回歸前(1996年)的208人,升一倍至2013年的429人。[3]

        不過人數和比例增加,不代表女性領袖已經撐起半邊天。社商賢匯的同一份調查顯示,去年香港新任命的逾百名董事中,女性只佔一成一,增長緩慢,遜於其他地區。另政府15位司局長當中,也只有政務司司長一名女性。過往十多年,女性投身職場的人數不斷上升,但政商界的女性領袖仍屬少數,原因為何?

高級職位 女性佔三成

        從整體勞動人口看,女性參與程度逐漸提高。2001年至2014年第4季,本港勞動人口參與率[4]的變化不太大,由60.2%[5]略減至59.6%[6],女性勞動參與率則由47.4%升至51%,其與男性的差距也由25.6個百分點,大幅收窄至18個百分點。

        女性積極投身勞動大軍,一方面是由於就學機會增加,女性工作能力和意願均有所提高;外籍家庭傭工協助料理家務[7],亦令更多女性能夠參與勞工市場。此外,女性僱員的聘用條件得到改善,和當局引入為女性而設的反歧視法例,也是重要因素。[8]

        但若將焦點放在高級職位,會發現女性所佔比重雖較以往增加,但仍低於男性。2013年,整體就業人員中女性佔據48.6%,但經理及行政級別的女性只有31.1%。女性亦多集中於文書支援(73.1%)以及非技術工人(66.5%)這些非高級管理職位。(表一)[9]另據資料,至去年底,香港女性僅佔上市公司董事會成員的十分之一。[10]

女議員佔不足兩成

        公共事務方面,首長級公務員中女性約佔三分之一,較1996年的15.4%明顯提高。(表二)不過在競選立法會方面,回歸以來的五屆立法會,當選的女性議員只佔不足兩成(11名)。(表三)[11]

        過往四屆區議會選舉,透過地區直接選出的女性議員依然為少數;獲委任的女性區議員亦只佔一成五至一成九左右。[12]不過話說回來,從區議會和立法會的參選程度看,女性候選人比例也只有一成多,當選的機率自然不會太高。

        新界村代表選舉方面,女性參與程度更低,2003年、2007年及2011年的三次選舉,女性候選人比例只有1.8%至2.2%,當選的女性村代表亦只佔1.3%至2.2%。[13]

領袖特質存在雙重標準?

        在香港,男女享有同等投票權和參選權,女性不熱衷參與公共事務,是因興趣不大所致,還是由於信心不足而放棄參選?

        事實上,無論是商界或政治參與,有公眾認為女性的某些性格特質優於男性,令其更具領導力。美國智庫Pew Research Center的調查發現,超過三成美國民眾認為,政商界的女性領袖較男性更具誠信和強調公平,且容易妥協;認為男性領袖在這些方面表現較佳的百分比只為個位數。不過數字顯示,美國國會議員只有19%為女性,全球500強企業的CEO中,女性比例也只約5%。[14]

        究竟是什麼阻礙了女性的職場升遷?據Pew Research Center的同一份調查,無論是在政界或商界晉升,較多受訪者認為社會以更高標準檢視女性,她們較男性須更努力證明能力,因此能夠晉升高層的不多。[15]

        移至本港,女性是否須更加努力以獲肯定?假定工作時數的長短與付出努力成正比,2013年,男性和女性高級管理人員[16]的工作時數中位數分別為44和43小時,男女的努力程度似乎不相伯仲。[17]當然努力與否是相對主觀的概念,難以單靠工作時間衡量;工作付出更多精力,亦可能性格使然。那麼女性難以晉升,是否由於「傳說中」的雙重標準?

女性領袖「講多錯多」?

        耶魯學者Victoria Brescoll曾進行一個有趣的實驗 — 研究公司高層說話的時間長短,和外界評估其工作能力的關係。結果發現,女性高層的說話時間愈長,外界對於女性領導力的評分愈低。[18]

        Victoria Brescoll以希拉里為例,指其1999年時正是以「聆聽策略」(listening tour),開始美國紐約州參議員的競選之路,其後更成功當選。研究稱,即使是沒有政治背景的女性亦察覺到,相較男性,講得愈多並不代表其工作能力愈獲肯定。

        女性高層說話愈多,反而可能產生負面觀感。若性別偏見確實存在,是否會帶來某種可能,即如今以語言表達理念的公司文化,女性顧及「講多錯多」,而將一些有價值的建議或思想自我扼殺,繼而限制了其職業階梯的上流機會?

企業架構多元化

        上述實驗及調查的背景是在美國,由於東西方文化的差異,未能完全反映本地也存在性別偏見,不過商業機構缺乏女性高層是不爭的事實。資料顯示,香港上市公司董事會成員中,女性只佔11.3%,近四成上市公司的董事會沒有女性董事。[19]

        過往已有不少文獻說明公司內部性別多元化帶來的好處,港交所也指,董事會成員在性別、年齡、文化等方面的多樣化,能夠推動公司有效決策及更佳的管治和監察。2012年發表的《董事會成員多元化》諮詢文件中,港交所詳述了董事會成員中女性的角色,並列舉了一些國際做法。如挪威的性別配額法(gender quota law),規定所有上市公司及國有企業將女性董事百分比增至40%。[20]西班牙、荷蘭、意大利亦有類似法例。[21]

政策、立法、民間齊鼓勵女性參與

        2013年,港交所修訂了《上市規則》中的《企業管治守則》及《企業管治報告》,將董事會成員性別多元化元素納入其中。修訂雖然沒有對女性比例作硬性規定,但要求上市公司在企業管治報告內披露相關政策。[22]

        港交所稱,發行人報告其多元化政策可促進更高透明度及問責,因為投資者可藉此掌握公司文化及管治常規的資料,或有助作出更知情的投票及投資決定。[23]其後,上市發行人的董事會中女性成員的百分比有所提高,由2012年的10.3%升至去年底的11.3%。[24]

        除立法規管上市企業,民間亦有獵頭公司和香港大學合作推出專為女性設計的董事課程,解決高層職位男女比例失衡的問題。[25]不過在以中小企為主的香港,如何鼓勵其他公私營機構自願建立多元架構,值得更多關注。

        政界方面,政府於2004年訂下目標,在委任諮詢及法定組織成員時,以用人唯才為大原則,設男性或女性成員所佔比例最低為25%的基準。至去年10月,相關比率達31.45%。[26]另由今年度開始,政府將性別基準提高至35%,鼓勵更多女性參與公共事務。[27]

同「村」協力 打破職場天花板(glass ceiling)

        以上可見,為推動職場兩性平權,當局已在立法及政策上配合。但打破玻璃天花板,鼓勵更多女性躋身高層,家庭友善文化亦不應忽視。

        在香港,「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觀念,漸為雙職家長取代,妥善的幼兒照顧可分擔女性照顧兒童的角色,令她們安心投入工作。但智經研究發現,本港在幼兒服務方面投放的資源,落後於其他經濟水平相近的地區;院舍式幼兒中心服務名額亦不足,據智經計算,平均每59名兩歲以下幼兒競爭一個名額;另外部分幼兒中心的服務時間未能滿足在職家長需要。[28]

        幼兒服務未盡完善,影響女性事業發展。2013年,本港30至59歲選擇不投身勞工市場的婦女中,81%是料理家務者。[29]這些女性生育子女後選擇離職照顧家庭,幾年後重返職場,工作經驗或遜於持續在職場打拼的男性,她們原本從事的行業生態也可能有變,需重新適應,晉升之路似乎難上加難。

        「女人唔易做」,要做成功女人更難。回說希拉里,今次她再度競選美國總統,大打「女性牌」,關注議題之一便是幼兒照顧。[30]她曾在《同村協力》(It takes a village)一書中憶述,身為人母,自己亦曾遭遇工作與家庭分身乏術的經歷。書名取自非洲諺語,It takes a village to raise a child,意味著撫育一個孩子需要整條村的力量,要有整體環境配合才行。她呼籲照顧子女的責任,應由家庭、社會共同承擔。[31]

        同「村」協力,撫育幼兒,令女性無後顧之憂,再加上政策、立法和民間共同締造更加公平的職場環境,或許有一日,女總統、女主席、女CEO不再因「首位」成為報紙頭條,女性領袖真正不再罕有。

1 ‘Getting Started,” Hillary Clinto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uY7gLZDmn4, last modified April 12, 2015. 
2 「香港女董事比例首次突破雙位數」。取自社商賢匯網站:http://www.communitybusiness.org/library/News/2015/20150303_PressRelease-Women_On_Boards_Hong_Hong_2015_Chin.pdf,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3月3日。 
3 《香港的女性和男性主要統計數字 2014年版》,政府統計處,2014年7月,第318至321頁。 
4 不包括外籍家庭傭工。 
5 同3,第100頁。 
6 《綜合住戶統計調查按季統計報告》,政府統計處,2015年2月,第6頁。 
7 外籍家庭傭工數目由2003年的216,863人上升至2013年的320,988人,增幅近五成。來源:《香港統計年刊2014年》,政府統計處,2014年11月,第43頁。 
8 「專題5.1:勞動人口參與率的近期變動」,《二零零六年第一季經濟報告》財政司司長辦公室,2006年5月。 
9 同3,第120至126頁。 
10 香港上市發行人董事會中,女性董事佔11.3%。資料來源:「立法會三題:上市公司董事會女性成員比例」,政府新聞處,2015年3月25日。 
11 同3。 
12 同3。 
13 「立法會秘書處擬備的背景資料簡介 與鄉郊選舉有關的事宜」,民政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1552/12-13(03)號文件,2013年7月10日。 
14 “Women and Leadership. Public Says Women are Equally Qualified, but Barriers Persist,” Pew Research Center, http://www.pewsocialtrends.org/2015/01/14/women-and-leadership/, last modified January 14, 2015. 
15 同14。 
16 這裡指經理及行政級人員。 
17 同3,第136頁。 
18 Brescoll, Victoria L. "Who Takes the Floor and Why Gender, Power, and Volubility in Organizations." Administrative Science Quarterly 56, no. 4 (2011): 636. 
19 「立法會三題:上市公司董事會女性成員比例」,政府新聞處,2015年3月25日。 
20 《董事會成員多元化諮詢文件》,香港交易及結算所有限公司,2012年9月。 
21 H.J., “The spread of gender quotas for company boards,” The Economist, March 15, 2014. 
22 《「主板上市規則」的修訂 附錄十四》(實施日期:2013年9月1日)。 
23 同20。 
24 同19。 
25 Enoch Yiu, “Women still battle to break glass ceiling in Hong Kong,”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March 13, 2015. 
26 「地區、社區及公共關係」。取自民政事務局網站:http://www.hab.gov.hk/tc/policy_responsibilities/District_Community_and_Public_Relations/advisory.htm,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2月23日。
27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出席香港工會聯合會婦女事務委員會慶祝『三‧八』國際婦女節聯歡晚會致辭」,政府新聞處,2015年3月8日。 
28 《支援家長育兒及就業:全方位發展幼兒服務》,智經研究中心,2015年4月。 
29 「人口老化 未雨綢繆」,《研究簡報2014-2015年度第1期》,立法會秘書處,2014年11月13日。 
30 Amy Chozick, “Hillary Clinton Announces 2016 Presidential Bid,” International New York Times, April 12, 2015. 
31 Hillary Rodham Clinton, It Takes a Village : And Other Lessons Children Teach Us (New York: Simon & Schuster, 2006), 207-221.


Source:  http://linepost.hk/view.php?iid=3&id=3798


Call or Whatsapp/Wechat Us

Enquiry: (852) 6960-0003 (wechat), 5408-2087 (whatsapp)



Email:

contact@so-klose.com

soklose1@gmail.com

Address:

21/F., CMA Building, 64 Connaught Road Central, Hong Kong

Powered by Wild Apricot Membership Software